title

講道系列

標題 / 140109 四種身分 (提摩太後書2:3-6)        編號 /  1048
發佈者 /  康來昌       發佈時間 /  Fri May 1 03:41:21 2020
文字PDF /      講道MP3 / 

四種身分(提摩太後書2:3-6)



  今天跟各位一起分享的是神僕人的一些特點。

我們是軍人、兵丁

  提摩太後書2:3,「你要和我同受苦難,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。」保羅吩咐提摩太的幾點,前面也有一些他要做的事,就是他若是一個好的學生,要能夠學習;他若是一個好的老師,要能夠教導那些忠心交托別人的人。不過那些我們今天不去談。

  我們今天談保羅對提摩太說,「你要和我同受苦難」。其實原文沒有「我」這個字,就是「你要一起受苦難,好像基督的精兵。」我們在講「精兵」、一個很優秀的軍隊的時候,我們通常會想到的是一起得勝,不會想到一起受難。但是不管你是從聖經裡面來看,或者保羅當時可能想到的羅馬軍團,都有一個特點:團隊一起進,一起退;一起贏,一起輸,都是一起的。當然,很危急的時候,也許自顧自的。不過一般來講,一個訓練有素的團隊,尤其是羅馬的軍團,可能是一起得勝的。很多時候,羅馬的軍團幾乎都是戰無不勝的。但是他在這裡講一起得勝,還會一起受苦。

  一起受苦,這個在羅馬軍團的故事裡面非常多,包括該撒寫的《高盧戰記》和《該撒戰記》裡面,都有說軍團怎樣一起在那冰天雪地裡征服高盧,怎樣一起在非洲炎熱、充滿毒蛇猛獸的地方受苦,怎樣一起同擔這些艱難。我們有很多一起的榮耀、享受和快樂,我們也有有人死了、有人活著、有人得到榮耀、有人沒有得到的時候。不過保羅希望用這個軍隊的觀念,讓基督徒能夠知道我們是一起的。

  下面講實在是要很小心一點,我知道講道常常容易冒犯人。如果我冒犯任何人,請各位多原諒,包括今天所講的。在我們中國文化裡面,軍人的形象並不好。「好男不當兵,好鐵不打釘」,好像都是這樣講。我們直到今天,形象比較好的還都是知識份子,「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。」我必須說這個觀念並不合聖經。

  聖經裡面,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行業,都有它的罪惡;但所有的行業,也都可以榮耀上帝,包括當兵的。包括在教會歷史上、在改教運動的時候,也有一些人,就跟近代一兩百年的這些人有點像,覺得基督徒是和平主義,基督徒是非戰主義,是不打仗的。戰爭是殘忍的,我想這一百年,或者是這五十年,你看到的電影,大概多數都是反戰的。在九一一以後、在賓拉登被打死以後,可能有時候像海豹部隊等這些的形象會好一點。不過我常常覺得,好像在華人的社會,軍人的形象不是很好。

  聖經裡有講到有兵丁到施洗約翰那裡受洗,問約翰說:「我們當做什麼呢?約翰說:不要以強暴待人,也不要訛詐人,自己有錢糧就當知足。」(路3:14)

 需要爭戰

  那麼如果要從聖經裡找出非戰的想法,那是找不到的。因為聖經固然非常強調我們是和平的使者,我們是使人和睦的,但聖經在講我們是使人和睦的同時,也講到我們要穿上全副的軍裝作戰,抵擋魔鬼;也講到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有醜惡的仇敵需要用強力的方式把它打敗。

  當然我們基督徒非常清楚,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(弗6:12)。我們更知道教會從來在任何一個時候,不管是什麼樣的理由,我們自己不會拿起武器來,包括用兩個最偉大的理由、最偉大的事情:第一個,我們傳福音不能用武器;第二個,我們連自衛都不可以。

  不可自衛其實是現在的觀念,不是說教會才如此。任何一個在國家之下的團體,有受到委屈、生命的威脅,甚至親人的生命被奪去了,我們都還是不能拿起武器來。這個權力,神是給了國家。這也有點特別,我今天稍微講得多了一點,尤其是跟年輕的男生講(不是跟年輕的女生講)。在現代的國家裡面,任何人不可以拿起武器來的,只有一個國家算是例外,我知道的就是美國。美國的憲法裡面,很清楚的講到「公民有拿武器的權利」。各位,我們沒有。所以你美國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辦法槍支管制,因為他們覺得這跟他們的天賦人權是息息相關的。美國這樣想對不對,我覺得很難說。可是對所有政治的思想,我覺得一定有它正確、可取、可用的地方,但是不會是放諸四海而皆准。如果照現在,美國人也沒有規定「手槍可以拿,機關槍不可以拿」。我想美國人要買一個大炮放在家裡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就是法律沒有辦法禁止你。

  我們基督徒不拿起這些武器來。就是戰爭與和平這裡面要討論的東西太多了,我不是去多講,只是談到施洗約翰並沒有說士兵要放下他的武器。施洗約翰說不要訛詐人,沒有說當兵如何的下流殘忍。不管在當時羅馬的社會也好,聖經新約、舊約的傳統也好,軍人可以是一個好的職業,或者說是高尚,甚至是一個可以討主喜悅的職業。

  我曾經有一段時間也想,這個職業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殺人,怎麼會好呢?但是你要想到,在罪惡的世界,當有仇敵的時候,神賦予國家一個權力,需要有人來執行制裁的工作——這說起來,還是最大的犧牲。我自己深深覺得,各行各業可以榮耀上帝,也可以羞辱上帝。不認識上帝,不信靠上帝來工作,都對神不好,也對人不好。但是如果尊主為大,就都很好。

  我自己以前看的軍中作家司馬中原、張拓武的文章,或聽到有一些老兵講的,我覺得軍人可能最下流。我們中國這幾千年來,特別是幾百年來,包括明朝和清朝,軍人的形象不好,可能也跟軍隊的腐化有直接的關係。軍隊實在太腐化了,所以大家對它印象不好,兵和匪常常是同樣的意思。但是你想到有人為了保衛其他人的生命,他自己可以死掉,這可以非常高貴的。所以你看這些軍中文學有些是非常動人的。當然,我以前當過兵,也看過軍隊裡面很多腐化的地方。說來就傷心,就是你看現在臺灣的狀況,我真是覺得軍隊的人最缺少一種自尊和尊嚴,包括腐化的事情、洪仲丘的事件。其實我覺得在軍隊裡面,應該有點嚴格的要求。哪裡可以在匍匐前進時抱怨「我會痛」。哪有這種事,你怎麼打仗呢?對不起,這個講起來,大家可能會有不同的意見,我們就不要講了。

  我們再講到保羅說,你是當兵的。基督徒的形象裡面,有最弱小的──你是主的羊。你是基督的新婦。你是基督的朋友。你是基督的教會。你是上帝的兒女。你是神的子民。你是神的葡萄園。你是神的無花果園。你也是神的精兵。精兵就是要作戰的。作戰一定會有勝利的地方,但是也一定有受苦的地方。羅馬的軍隊,世界上偉大的軍隊,都有一起受苦的。

 一起受苦

  我們也看過很多這種事。春秋、戰國,有一個白起大將軍。有一個媽媽有一次就在哭:「哎呦,我兒子去給白起當兵了。」別人問:「給他當兵有什麼不好呢?很榮耀啊,他是大將軍。」「哎呦,我兒子有一次腿上長了一個膿瘡,白起就幫他吸那個膿瘡。」「大將軍幫我們的小兒子吸膿瘡,這還不好?」她說:「我兒子以後會替他賣命了。」這一類的故事很多。

  亞歷山大、該撒等名將也都有這樣的故事,就是跟士卒一起生死、受苦。

  這個觀念在聖經裡常常講,包括希伯來書,我們跟主一起受苦,一起得榮耀。我們的元帥因所受的苦難得以完全,要把我們這群人一樣帶到完全裡面,「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,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,使救他們的元帥,因受苦難得以完全,本是合宜的。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,都是出於一。」(來2:10-11)

  軍隊裡面,有要一起受苦的,有一起得榮耀的。我們在約書亞記看到,亞干的一次犯錯,整個軍隊都受到虧損。在士師記,我們也看到,當基甸帶著他的三百位勇士,在8: 10,被他的三百位勇士殺的,有十二萬人拿刀的。但是這三百個人把十二萬人打敗了,他們還有很多的工作要繼續做。

  士師記8:4,基甸和跟隨他的三百人到約旦河過渡,雖然疲乏,還是追趕。對不起,因為我不是職業軍人,當兵的那一年十個月,真是天天數饅頭混日子,實在很沒有見證。但是我越來越體會到一點,軍隊裡面,實在是需要有很嚴格的訓練,要不然大家都散漫,怎麼行呢?每個人都有自己意見,怎麼行呢?他們雖然疲乏,還是追趕。跟大衛和約拿單類似,實際上已經很累的,很辛苦了。聽說姐妹們好像只喜歡看韓劇和甄嬛傳,我們男生喜歡看戰爭片。我也不覺得戰爭片特別殘忍。即使我在很小的時候,我也不覺得我純粹是喜歡炮火。其實我並不喜歡看流血、血肉炸爛。但是我覺得好的戰爭片和好的愛情片都有一個特點,都把人性寫出來了,這是很寶貴的。

  在軍隊裡面,保羅說的受苦,可能你做了一切的事,榮耀卻給了別人。但是軍隊就要為這個擺上。不管是韓戰、越戰、二次大戰、硫磺島、這些古戰場,我們中國人就比較遺憾,對捐軀的英雄記載得比較少一些,有的又不太合事實,像自戕殉國的「太原五百完人」。你去到華盛頓特區,有韓戰紀念碑,裡面就講到“Freedom is not free.”。花這麼大代價,這些人的自由能夠保存得住,理由就是在非常艱難的時候,他們這些軍人能夠忍受,包括也會受很多委屈。

  在撒母耳記上第4章,約拿單也是大英雄,就是因為他父親下了一個很愚蠢的命令,害得以色列軍隊那一天——是因為約拿單打勝仗了,但是累死了,掃羅卻不准他們吃東西。聖經上講「約拿單只是嘗了一點蜜,眼睛就開了」。那形容得很棒。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驗,我有過。餓得兩眼昏花,吃一點甜湯什麼的,眼睛就亮了。這是約拿單當時的情形。這裡不是說吃什麼甜東西使眼目明亮,而是說大家都很累。

  回到提摩太後書。就是我們基督徒,包括任何一個團契,大人小孩都一樣,我們有的人是被照顧的比較多,有的人是付出的比較多,但是有個相同、不能避免的──我們是一同受苦的。你說:「康牧師啊,我們不太能夠上戰場去打仗了。」其實不然。從一個角度來講,各位是最好的代禱勇士,為這些在前方受苦的,包括宣教士、牧者、長老禱告。不管前方、後方,我們都是主的戰士。

  保羅在提醒提摩太,「你要和我同受苦難」,你要常常在苦難中,包括在爭戰中,包括彼此之間,有的時候我們會關懷某一個年老姐妹或弟兄,不管是打電話,還是親自去探訪,實際上也是一起在受苦的。所以不要覺得自己不是軍人,不要覺得自己不是兵丁;我們仍然是,我們仍然在這個罪惡的世界為主爭戰。我們不是為自己在爭戰。我們也不是拿起屬血氣的兵器打仗。我們的兵器是福音,是上帝的話,是聖靈的大能,是信心。我們也從來不帶著恨意,不帶著私意,不帶著爭競的心,去爭戰。我們統統是帶著上帝的愛去爭戰。這是很希奇的,但的確如此。

  他說:你「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」,就是常常在爭戰中,跟大家一起受苦。

 不將世務纏身

  提摩太後書2:4,「凡在軍中當兵的,不將世務纏身,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。」保羅繼續地在講當兵,只是前面講的那個精兵,我比較覺得指的是戰爭時候的狀態,就是在戰爭中會受苦。電影《搶救雷恩大兵》,我雖沒看過,但我看也是跟我剛剛講的是類似的。一個大兵的生命,跟其他的人息息相關。這是一個很高貴的情操。

  這裡講到的「凡在軍中當兵的,不將世務纏身」,固然也包含在戰爭中的軍人,但保羅這裡不是在談「軍隊」,這裡主要是在講「我們基督徒自己」。他只是用「軍人」、「兵丁」做比喻而已。就好像耶穌說:「我認識我的羊,我的羊也認識我。」耶穌並不是說他真是在牧羊,而我們也並不是羊。這些只是一個形容的方式。當大衛說「我是主羊,耶和華是我的牧者」,也不是說他每天要擠幾公升的羊奶出來。沒有。那都是比喻的說法。在這裡,當兵也是一個比喻說法。

  剛才講的是受苦的事,我們和元帥也好,和其他的弟兄姐妹也好,我們一起在爭戰,而且受苦。我們絕對不是自私的。我們很注意我們每個個人的救恩、福祉,但是也跟其他事情相聯。這裡的「不將世務纏身,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」,我想比較多在指訓練的兵。這兩個其實不能分先後,像羅馬軍團的特色就是,不管他們是多老的老兵——他們的行伍裡有超過五十歲,甚至六十歲——很老的老兵。他們只要不打仗,只要現在沒有敵人在作戰,他們就一定在訓練,而訓練就一定會辛苦。但是在這裡,他不是說「凡在軍中當兵的,就天天被訓練」。不是講這個。他講,「凡在軍中當兵的,不將世務纏身」。這個世務,原文叫 “bios” ,就是生物的那個單詞。不將跟生活必須的、有關的纏在一起。

  你說:「軍人不是人呀!軍人也要吃東西啊!」你從一個角度來講,軍人和一般人的使命不一樣。軍隊裡面,起碼在很長的一個時期裡面,不可以有女人的,因為那會妨礙作戰、指揮等等。人生很重要的一個家庭的關係,很多時候為了當兵,他必須要犧牲。當然這有一些不人道或者不正常的地方,但我的重點不在講這個。我是要講:在罪惡的世界,國家需要一群人出來,犧牲自己的,包括生命,也包括生活上所需要的,包括家庭,包括會妻離子散。我們中國的詩人把怨婦的心態寫得很好。有一首唐詩金昌緒寫的《春怨》,「打起黃鶯兒,莫教枝上啼;啼時驚妾夢,不得到遼西。」描寫一個征妇,她推開窗子,扔出一塊石頭,把小鳥趕走。因為她的先生被派到遼西去了,她夢見她去到遼西和夫君會面,在夢中她很高興,結果早起的鳥兒把她吵醒了,讓她不得到遼西,氣死了。這是很好笑,但也是非常悲哀的事,就是軍人妻子的心理。

  我們教會裡也有很多家人是軍人的。我岳父也是軍人,也聽過很多很悲慘的事。康師母小時候送到孤兒院過,就是因為媽媽在生病,爸爸又是隨著部隊跑來跑去,幾個小孩就要送到不同的教養院去。這都是軍人的辛苦。

  軍人要被訓練,要被操練。我當兵的時候,真是不懂事。我們那個時候已經很「少爺兵」了,匍匐前進幾十公里,我們已經覺得好苦。我們本來穿著好好地,一到成功嶺大門,班長就「統統給我爬進去」,覺得好辛苦,然後就是抱怨,覺得好苦。我後來想他們為什麼要這麼整我們。我想到的理由就是,譬如匍匐前進、伏地挺身,就是要鍛煉你有好的戰技。我現在再想想,恐怕最重要的不是這個理由;最重要的是「不將世務纏身」。其實重點也不在說你不能有性(sex),你吃東西不能挑,你不能有生活上的什麼東西。其實在生活中、在軍隊裡,不管是現代、還是過去,政府還是希望給你一些資源。

  「不將世務纏身」,我覺得聖經裡面,在講到「世務」(bios)的時候,不只是指生理上的需要,不讓這些來妨礙我們。這當然很難了。各位,戰士都是有性需要的,你叫他沒有,難免成為像任何一個軍隊一旦有機會打到對方城裡,常常就會有一些很可怕的作為。我覺得那也不是我們這裡所要講的。像我們現在所受的訓練,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,你要學習服從。

  軍人以服從為天職。我現在想想,也不必把它想成多了不起、多高貴的事。這是在戰爭中、在軍隊裡非有不可的事情。因為你要下命令指揮,師長有師長的想法,軍長的想法不能貫徹,怎麼辦呢?這裡面當然會有很多混亂,但是基本上,你一定要學習服從,從你一進去當兵就開始學習。一開始,便在大事、小事上不要有自己的意見。這些會被誤用。但是對基督徒而言,保羅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。你這一輩子,就要學習不將世務纏身。

  我們是在世界上生活,但世務裡面,最煩惱的一件事,就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意見。各位,用今天臺灣的狀況——臺灣實在是很好,但是我覺得也越來越發展成一個士師記的特點。士師記裡講到以色列到了一個「流奶與蜜之地」。臺灣不能說是「流奶與蜜之地」,但也差不多了。你看那些水果,都是糖尿病人不宜吃的。士師記講,以色列人到了「流奶與蜜之地」——上帝應許給他們的地方,當他們任意而行的時候,最代表性的就是利未人娶妾的事情。現在的人或者歷世歷代的人,大概覺得人生最好的事就是「任意而行」。我看小孩子一生下來就是這樣,你們都聽我的。我睡,你們才可以睡了;我醒,你們也要醒;我餓,你們要給我吃;我拉,你們要清潔。反正他不會講,但他會用哭來表現。我沒有說這是罪惡,可是人從小,他的bios 就是按我的意思來做。我們並不是說這是一件壞事。但將來在天上甚至現在在地上,一個基督徒越能學習順服上帝,越能捨己,他的自我會越自由。但是,如果我們不學習順服上帝的話,每個人任意而行,就會像士師記的人物──參孫,死得多麼悲慘。

  「不將世務纏身」,一定要凡事聽從你的元帥,聽從你的國王。甚至你是小兵,你要聽從你的班長。各位大概都不看戰爭片,我喜歡看好的戰爭片,是有深度、有人性的,不只是炮火隆隆的。我們小的時候,那時候有個美國連續劇我覺得很有深度,就是《勇士》(Combat)。男生會喜歡看,女生不太會喜歡看。我那時候是初中,我對它印象很深刻。最深刻的,那時候不是很懂,但是現在越來越懂。《Combat》是講美軍從諾曼地登陸一直打到柏林的事情。主人公是班長和排長。那個班長很會打仗,我們說他是精兵不為過。他底下那些兵也都非常會打仗。有一次他們收到一個命令,是排長寫的,要他們盡全力攻佔德國人的一個陣地。很重要,這是上面的命令。

(各位,我是真的很擔心臺灣這樣下去能不能打仗,每個人都有意見,沒有意見我也要寫信給監察院。軍隊怎麼可以這樣子呢?我是覺得不可以的。)

  命令他們攻打,他們就打。但是實在太難打了,死傷累累的。不只有他們,還有其他好幾百個單位的人去攻打,用各樣的手段也攻不下去。那個連續劇就一直在膠著的狀況中,要打、卻打不進去,死傷慘重。班長跟上面反映:我們不是懶惰的人,我們也不是怕死的人,但是這實在打不下去。排長知道,但排長也不會講原因,反正上面的命令一定要打,而且越來越危急。排長說你非打下去不可。到了最後,用了好多辦法、好多的武力打下去了。打下去的時候,離劇的結束,可能只有一分鐘,大家很高興,排長接到一個電報,上面又有命令,排長就跟班長講,「撤退!趕快撤退!」。班長說:「我們死了這麼多人,就這麼撤退到別的地方去了?」排長說:「你知道這是命令。」我對這印象就很深刻。

  各位請不要誤會。我不是一個喜歡發命令,也不是一個喜歡接受命令的人;我是一個很隨便的人。但我不是在講軍隊,也不是在講戰爭,我在講基督徒的生活。生活中就是少不了bios,而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不要把bios放在心上。這不是要說我們不要吃喝玩樂,不要有人性的這些。但這跟聖經上講的所有捨己、背十字、跟隨主是一樣的。我們要得生命,就非要喪失生命;我們要喪失生命,就一定為主得到生命。保羅對提摩太講的,不管是平常的訓練、還是爭戰的時候、讀書的時候、實習的時候,或者我們實際在戰場上作戰的時候,也不管是羅馬軍隊、還是以色列軍隊,或我們中國歷史也好,有的時候是寓兵於農,生活和軍隊沒有那麼多的分開。

  我們基督徒在這個世界上,我們也盡可能和人和平相處。基督徒不是好戰的。保羅在羅馬書14:19講,「我們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」,若是可能,儘量與人和睦。我們就是和佛教徒也希望能和睦相處。我們知道他們講的是錯的,我們也要儘量想辦法把他們引到真道上來,但是我們也沒有必要天天跟他們吵架。包括我們不信主的家人也是一樣,但是我們也不能忘記一件事情,聖經上講我們是和平之子,我們要使人和睦。我們用的是福音,用的是愛心。同時,就是因為我們的福音,就是因為我們是愛上帝的,耶穌說:「你們若屬世界,世界必愛屬自己的;只因你們不屬世界,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,所以世界就恨你們。」(約15:19)

 我們是被招的、是榮耀的

  我們不想跟人家爭戰,但我們必須預備,因為撒旦會攻擊我們。我們需要做精兵。做精兵:第一個,要跟其他的兵一起受苦;第二個,「不要將世務纏身,要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。」各位,我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:一個女孩子,在幾歲以前,不會做什麼事,人人都會喜歡得到她的歡喜。只要你笑一笑,我點烽火台,沒關係。在這裡,讓各位媽媽們笑一笑是我很高興的事。那在我以前追康師母的時候,讓她笑一笑可不容易,那要費很大的力氣。要使招我們當兵的人歡喜:第一個,我們幹嘛當兵呢?招我們當兵的是上帝。上帝招我們來。我還是要說對不起,在華人的傳統裡面不大把軍人當作很榮耀的事。在這幾百年來,好像也沒有更美化這件事。但是我剛剛有提到,美國受基督教影響多一點,各行各業都是尊重的。這是路德的神學。這是基督教的神學。

  路德常常講,他說:一個女人的工作,如果是母親,母親要奶孩子。她好好的奶孩子,她的工作不會比一個大主教不神聖。甚至他說,一個母親把她的小孩好好得帶,可以比大主教還榮耀。(那時候,大主教的聲譽有時候甚至比國王還高。)這是因為大主教做的很多還是迷信騙人的,而母親做的是真事。以此類推,你是故宮的導覽,你是總統,你是開計程車的司機,你是教會的清潔工,你忠心地做,好像服事主一樣,都是偉大的工作,包括當兵,都是一個榮耀的工作。

  我也不知道美國的軍隊現在的自我形象怎麼樣。我暑假時候去紐約?那邊,走過一個很小的消防隊,我看消防隊裡面只有一兩部消防車。夏天,很熱,但他們都穿著厚重的衣服,一身是汗在那裡待命,看起來邋裡邋遢的,和我平常的樣子很像。可是我一看,他們前面有一個大概是紐約消防隊員最榮耀的事──九一一。各位,這是榮耀。你來我們這裡,是我看得起你。

  各位,從一個角度來講,你信耶穌,是上帝對你的揀選。不是我們選上帝,是上帝選我們,是很榮耀的。我現在跟康師母,越來越多談到,我們很幸運,我們很幸福。幸運、幸福裡面,有一個很重要的,就是我們很榮耀。這當然沒有人會承認,說做牧師就是普普通通,或者說牧師就是一個行業,但是我們能來服事上帝,這是非常榮耀的。

 我們歡喜聽命、叫招我們的喜悅

  你如果發現這是很榮耀的事,你做得就越來越起勁。如果你發現你榮耀的事,你就會討他喜歡。你要怎麼樣打仗,怎麼樣做事,讓招你當兵的——也許在這裡指的是該撒,也許指的是軍團司令——你要叫他笑,叫他歡喜。

  我們叫那招他當兵的人歡喜,我本來也以為是要打勝仗,當然打勝仗很重要,但我們能打勝仗都是主的工作。我們能打勝仗,還是要說,不要將世務纏身;我只聽你的命令,我就聽你的命令,我就歡喜遵行你的命令。當兵,不管是戰場上,還是平常生活裡。

我們是在場上摔跤比武的運動員

  下面他改了一個說法,改了一個表現方式。提摩太後書2:5,「人若在場上比武,非按規矩,就不能得冠冕。」這個「場上比武」,英文很多是翻譯成 “wrestling”, “wrestling” ,不是在比武。比武,就是像《神鬼戰士》那樣刀光劍影的,會流血的。用wrestling不一定會死人的。不管是《神鬼戰士》式的,還是柔道摔跤式的,這都是很殘酷的事情。我們在場上比武,一定要強壯才能把人家打敗,一定要技術比人家好才能把人家打敗。如果又講當兵的話,當兵要打勝仗,要有戰技,要有火力,槍法要准,爬的動作要很好,士氣要很高昂,要順服,要有必勝的決心。比武的時候也差不多。但這裡都沒有講你要有很好的技術,很好的體力,很強的意志。他說:「你要得冠冕的話,一定要按規矩。」

  這裡在講什麼呢?各位,我們跟誰在比武或爭戰?我們是跟魔鬼在爭戰;我們不是在與屬血氣的爭戰。以弗所書6:12講,「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」魔鬼不講什麼人道精神,也不講戰場的公平競爭(fair play), 他們為勝利不擇手段。保羅在這裡卻勸提摩太,不只說你要強壯,要戰技很好,要穿上全副軍裝,要熟識上帝的話語,要被聖靈充滿,而且你要按規矩。

  什麼叫按規矩?我們做任何事,都要按照上帝的律法去做,即使跟魔鬼作戰。我們也不可以用欺騙之類的方式。宋尚節講過,他向神認過罪,他說主求你赦免我,有的時候,我為了要傳講你,我把八分的事說成十分。我早上起來頭有點痛,就向神禱告,神就醫治我的頭痛。這不夠精彩,若早上摔交摔在地上,血流滿地,家裡都沒有別人,然後禱告,血就立刻止住了,好像這樣比較好聽一點。我們跟別人傳講福音,跟生病的人傳講福音,我們要按神的規矩,我們不必亂開空頭支票。我們是什麼就講什麼,按照神的規矩。否則就算你贏了別人的靈魂,你自己卻不會真的贏,你得不到上帝給的冠冕。基督徒不要用任何神不喜悅的方式──不誠實的方式、沒有愛心的方式、不公義的方式、心中驕傲的……。總之,任何不討神喜悅的,我們都不去用。我們不是一群只想要得到勝利,用各種手段都可以的軍隊。我們不是。我們不是只想得到冠冕,用作弊、欺騙和其他什麼的方式。我們是按著規矩。

我們是勞力的農夫

  最後,第6節,我們基督徒是勞力的農夫。提摩太後書2:6,「勞力的農夫理當先得糧食。」我們是作戰的軍人一起受苦。我們是訓練的軍人,不要將世務纏身。我們是比武的鬥士,我們要按規矩來行。我們也是勞力的農夫。

  神是很憐憫人的。勞力的農夫,你想他應該講什麼?他應該選好的種子。他應該施好的肥料。他應該勤快的工作。他應該努力——這些大概都沒有錯。但是神除了給我們很多要求的同時,也給我們很多安慰。保羅說:「勞力的農夫理當先得糧食。」流淚的事很多,常常勞力的農夫最得不到食物,或是最後才得到食物的。這個古今中外都有。好像以前養雞的農家,自己都沒有吃過雞蛋。勞力的農夫吃不到,這是很悲慘的社會的現象。我們不去談這些,但我們在講教會。

  保羅在這裡講,在對哥林多教會也有講。我們不是無情無義的人,我們是知道人有需要的,所以理當先得糧食。這個我們沒有時間分析得太多。我們的這幾個身份——兩種戰士,一種是運動員,一種是農夫,有恩待,也有要求。我們能在這些恩待、要求裡面把我們的角色演得好,要很感謝主。

  讓我們一起禱告。天父我們謝謝你的恩典,求主的恩待。我們感謝你這樣的憐憫我們,讓我們能夠在神的話語裡面,跟姐妹們,跟比較年長的姐妹們談這些男人打仗、工作的事。我們感謝主,因為你的話適合給每一個年齡段、每一個性別的人聽。感謝你。奉耶穌的名禱告。阿們。


 
文字PDF /      講道MP3 / 
發佈者來自/68.194.187.194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     修改     回公佈欄
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