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tle

講道系列

標題 / 110703 除去惡毒 (彼得前書2:1)        編號 /  600
發佈者 /  康來昌       發佈時間 /  Sat Feb 17 05:39:02 2018
分享到 /  微信 更多
    plurk    LINE     文字PDF /      講道MP3 / 
除去惡毒 (彼得前書2:1)

神要人除去不信的惡心

這「不信的惡毒」申命記記載來源有三,可能你連想都沒想過。一是來自你的牧師、傳道人;二是來自你最親愛的配偶、朋友;三是來自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文化或習俗。

申命記13:1-5,「你們中間若有先知或是做夢的起來,向你顯個神蹟奇事,對你說:我們去隨從你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,事奉他吧。他所顯的神蹟奇事雖有應驗,你也不可聽那先知或是那做夢之人的話;…那先知或是那做夢的既用言語叛逆那領你們出埃及地、救贖你脫離為奴之家的耶和華─你們的神,要勾引你離開耶和華─你神所吩咐你行的道,你便要將他治死。這樣,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。」

這段經文,以及接下去的都很殘酷,叫身為現代人的我們實在很難接受,那重點是叫你除掉這種惡,治死這種惡,否則會在中間蔓延,最後整個民族都滅亡,事實上到最後也是如此。這觀念就像SARS,你不想辦法隔離,那病菌就會繼續傳開,而不是不理、不管,病菌就自然消滅,所以邪惡一定要消滅,雖然這邪惡是德高望眾的先知,他能行神蹟奇事。

這一點,我們要常常為教會領袖、神學院禱告,因為一個教會的成敗就在於領導的牧羊人是不是忠於上帝,這是關鍵,其他的,制度好不好、個性好不好都是次要的。當教會裡的領袖走偏邪時,是會把整個教會帶壞的。舊約時期最邪惡就是當先知、傳道人,這些人對上帝不忠。這不忠可能是貪愛世界、體貼肉體,有時是爭名奪利,有時是保羅對提摩太講的,耳朵發癢、厭煩純正的道理,就開始叫人來信一個新神,或基督教要革新,甚至有人說些貌似敬虔實際上是非常不敬虔的話:「我們要不斷的更新」。如果是好的更新是很好,但如果是對上帝不忠實,慢慢把上帝的救恩、權柄扭曲、打折扣,可能人聽起來會舒服一點,(很多異端都是這樣出來)其實是讓人遠離上帝,就是勾引人離開上帝,就要把這惡除掉。這是第一種。

申命記13:6-11,「你的同胞弟兄,或是你的兒女,或是你懷中的妻,或是如同你性命的朋友,若暗中引誘你,說:我們不如去事奉你和你列祖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─是你四圍列國的神。無論是離你近,離你遠,從地這邊到地那邊的神,你不可依從他,也不可聽從他,眼不可顧惜他。你不可憐恤他,也不可遮庇他,總要殺他;你先下手,然後眾民也下手,將他治死。要用石頭打死他,因為他想要勾引你離開那領你出埃及地為奴之家的耶和華─你的神。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,就不敢在你們中間再行這樣的惡了。」

讓我們遠離上帝的惡,竟然是你懷中的妻,或是如同你性命的朋友、弟兄,都是最親、最喜歡的人。這裡講得很生動,一個千嬌百媚的太太在先生的懷裡撒嬌,這本是很好的事,但確有個非常壞的作用,因為這妻子說的是:「我們不如去拜別的神」,這就如同亞當受夏娃引誘去吃禁果一樣,他太愛妻子了,不忍心拒絕妻子,這種引誘力是很大的。

我講的這兩種情形,運用時要想得靈活一點。因為不大可能有牧師公然明目張膽勸你去拜別神,牧師如果講了這話:「我們現在要對神有種新的認識」等等,我們通常也不會聽他的。另外你的好朋友或懷中的妻或兒女,也通常不會要你去哪裡聚會,哪裡有夫妻很親熱的時候說:「我們去拜另外一個不是三位一體的神」?很煞風景的。真小人我們很容易辨別,但偽裝的枯葉蝶,我們就看不出來,所以,我們不自己勉勵常常讀經禱告,很容易就被吸引過去而不自知。

申命記13:12-17,「在耶和華─你神所賜你居住的各城中,你若聽人說,有些匪類從你們中間的一座城出來勾引本城的居民,說:我們不如去事奉你們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;你就要探聽,查究,細細地訪問,果然是真,準有這可憎惡的事行在你們中間,你必要用刀殺那城裡的居民,把城裡所有的,連牲畜,都用刀殺盡。你從那城裡所奪的財物都要堆積在街市上,用火將城和其內所奪的財物都在耶和華─你神面前燒盡;那城就永為荒堆,不可再建造。」

這裡說的是「城」,我們把它瞭解成文化、風俗,就像從紐約、香港、好萊塢最新流行的東西,像流行的服裝款式、講話的腔調,我們很快就去學了。台灣的基督教味道是很淡的,力量很小,但在所謂基督教國家就常常會有這情形。我剛從波士頓回來,去的教會離哈佛很近,就難免會問:在這麼漂亮的地方、這麼多聰明優秀的人,背道的情形有沒有改善一點?得到的答案是:現在大概還比以前更壞。

人信神久了就會厭煩,然後就開始想要變些花樣,這你看到第二、三代的基督徒不就這樣?我是牧師,也是人家的丈夫和父親,我思想自己的言行舉止、個性有沒有叫我父母、妻子、兒女、身邊的人、會友覺得信這耶穌很累?恐怕有。我兒子常常聽我在台上講的都是些冠冕堂皇的道,我太太常聽我如何勉勵弟兄姊妹,夫妻要如何的相愛,丈夫要如何的體貼,但生活中實際經歷到的我卻不是這個樣子,她們會不會跌倒?這真是很慚愧、丟臉,求神赦免。這艱難在第二代的基督徒家庭裡總是特別多。

總要謹慎不偏離神

所以,所謂「除去一切惡毒」之除惡務盡,真正那惡者恐怕不是別人、牧師、妻子、好友帶來給你的,而是自己由心而發的,這是彼得前書所講的,整個聖經新、舊約裡都是要我們自己盡量靠著上帝不要被那惡來影響,而且完備的講,我們自己要有那善良從心裡發出。

人心裡的惡當然很多,好色、嫉妒、驕傲、憤怒等等很多,基督徒也是,難以避免,所以要從心中發出所有的良善,只有不斷跟上帝連結得好,更多、更徹底、更完全、更有恆、更迫切的尋求你的上帝。

相反的,如果魔鬼讓我們慢慢因著種種原因,在教會服事久了,看到牧師、教會一些事,你就生氣、抱怨、苦毒,漸漸就疏離神了,這不好,以下我舉亨特夫人的禱告,細細地來解釋這可能發生在你我之間的現象。

亨特夫人的自省

我最近看一個清教徒解經家亨利馬太的傳記,裡面提到亨特夫人所寫的一段話,好像在寫我們自己,我特別提出來跟各位分享。她說:「主啊,我曾經與你立約,對你有愛、對教會有熱情、很敬虔」。此刻會到這裡來聚會看文章的人大概多多少少屬於這樣的,原本有愛、有敬虔、有信靠。「但我的熱心和敬虔很快就減弱」。

我真覺得她講的每句話都像我的生活寫照,有時候聽道、唱詩歌、看一些節目會感動,但很快就淡掉。因為對上帝的熱心,想要作個比較好的基督徒,想對老婆、老公好一點,想多有點愛心、聖潔一點,想多讀經禱告一點,好不容易有次千載難逢的佈道會或什麼聚會叫我們熱起來一些時候,但很快就淡掉,而且越淡就越遠。

亨特夫人還算好一點,她說:「我的熱心慢慢就像一些『沒有內容的服事』」。我自己在教會裡也有這樣的危機,因為我職業、工作是講道、擘餅、領聖餐、祝福、為人禱告,所以就可以很機械式、很不需要思想,但可以很有料的禱告,一副職業外交官的樣子;或許你不覺得,但我心裡知道那種真實沒了。

她繼續說:「我只有外表的一些責任,信心在我心中憔悴、凋萎了。我很少自省,很少克制自己,很少捨己」。這也是我常覺得的,我的反省常常就是反省檢討我老婆、小孩、弟兄姊妹,而且檢討得都很對,都有證據。檢討別人很容易,可能也檢討得很對,但沒有檢討自己,沒有攻克己身、沒有捨己,越來越多就是自私、自以為是。

下面她說的我又覺得好真實:「我在敬拜中常常分心」。對,就是在講我,正在魂遊象外,想到等一下的點心是什麼,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。

我在教會裡講道時,看到人進來,如果我對上帝的心是很對、如果是專心單單仰望上帝、沒有那的惡毒,而全然相信神的美善時,我發現我對這些弟兄姊妹或陌生朋友,都會有一個很強烈、善良的態度。

各位,單單仰望主,你所做的就會對所有的東西有好處,你不單單仰望主,對所有的慢慢都會不正確,因為到最後就只有自私,就對別人不好。

我發現我專心仰望上帝,在看弟兄姊妹的時候,心裡會想著他們的情況,但對我的講道不會有絲毫的分心,我覺得是一種對上帝的純淨,對人也純淨,講出來的道就不會分心。但若不是對上帝純淨,我看到人就會分心,譬如看到一個教授來了,我會想要讓他知道我也很有學問;來了一個討厭的人,我會講些尖酸刻薄的話偷偷地對付他。人心裡不是對上帝正確的話,會產生許多惡毒。所以我們求神讓我們能專心仰望上帝,這真是要求聖靈來幫助。

她說:「我敬拜中常常分心,我對你不感恩、缺乏信心,我固執己見,我漠視你在我裡面所做的一切恩典。我驕傲、我順從世界、我很少有活潑的默想和熱心的禱告」。這句話我也非常的被責備,我很少活潑的默想和熱心的禱告。我很多幻想,常常有活潑、亂七八糟的幻想,幻想自己多英俊、多有錢、講道多有魅力,或幻想今天回去太太會準備什麼好吃的東西,想很多。就像剛才講的,如果我對著神正確的時候,我看到人會有種幸福、喜悅的為他禱告,熱心的禱告。我也常常覺得禱告的時候很冷淡,真的是職業傳道人。

她說:「我起初的愛顯然已經冷淡了,若非你向我的恩典,若非你阻止了我,我很有可能回轉到那條似是而非的大路上,那一條又寬又大卻通往滅亡,走的人很多的大路上。我向別人傳講福音,自己卻處在被丟棄的危險中,如果不是你幫助我,我是在看守別人的葡萄園,自己的園子卻荒蕪了。如果不是你繼續幫助我,我會死在消沈、軟弱中,失去我的冠冕。」

然後她也說:「你不是藉著牧師、聖經已經提醒我:若我的義不是超過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,我不能進神的國。我的牧師不是已經告訴我:屬肉體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悅。我的牧師不是已經一再諄諄告誡我:讓我們到上帝那裡去,好像寵臣到君王那裡,好像愛妻到丈夫那裡,好像兒女到父那裡,是喜悅的、是奔跑的。神不因為我的罪惡、不好而撇棄我,反倒拯救我、給我恩典,這還不足以讓我愛祂、信靠祂嗎?基督已經為我從死裡復活,為什麼我不能謙卑像小孩子一樣?我的牧師已經一再告訴我,要像小孩子一樣才能進神的國,為什麼我今天還是如此的剛硬?為什麼我對主的再來沒有盼望」?

亨特夫人最後說:「如果上帝這麼愛我,天上的聖徒也這麼愛我,他們在天上一定希望我能快快的成聖,從靈命衰退的狀態中回轉,希望我的愛心不會因為這世界的邪惡這麼多而繼續冷淡」。她最後的禱告是:「主啊,求你不要因我不長進而定我的罪,求你教導我因所聽到的而能夠長進」。

我喜歡這段她的反省就在於這很真實,一個人可以在教會裡還很熱心,做很多事,但那對上帝的信、望、愛就慢慢淡掉了。一開始不是什麼很邪惡的東西,就是慢慢佔據我們,然後我們就很自私。所以新約、舊約講的一個殺,一個隔離,其實重點都還是一樣。這不是殺或隔離的問題,我們把全世界人都殺了也沒用,我們需要的是心中善良,把那邪惡的除去。

靠神方能有良善

然而我們沒有善良怎麼辦?感謝主,彼得前書1:2告訴我們,上帝對我們有揀選,我們是「照父神的先見被揀選」。所以我們的善良是「藉著聖靈得成聖潔」;耶穌基督寶血潔淨我們,「以致順服耶穌基督,又蒙他血所灑的人」,但我們需要在這恩典下努力,彼得前書1:13又說到,「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(原文作束上你們心中的腰)」,也就是我們要警醒、要努力,對主要有盼望。

要警醒、要努力,這是一種勉強,所有良善的事情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,而是需要勉強的。我們節食始終不成功,就是不想勉強自己,這是最明顯的,其他的都一樣。我生長在台灣卻不會說台語,被人家笑、被人家罵,因為我就是生長在大安區,但如果叫我常去菜市場賣菜,沒兩下就OK。所以很多事情不是那麼困難,只要靠著主的恩典。

我們中國人常常不能良善,心裡有很多的苦毒,沒辦法去除掉那些邪惡,中國這幾千年來,一則文化太久了,二則災難太多了,以至於我們心裡面堆積的惡毒、仇恨實在太多了,這在高陽先生所寫的胡雪巖傳裡,就把那中國人的心思、心術表現得淋漓盡致,一句話裡藏的話中話,話裡帶刺、帶針、帶什麼的,你不仔細推敲琢磨,還真搞不懂他講什麼,難道人和人之間不能直接一點?爽朗一點嗎?好像一旦跟人坦誠相告,有什麼把柄在別人手裡似的,別人就來傷害你,中國這幾千年來不知道培養出多少這樣的東西,每個亞當夏娃的後裔都有亞當夏娃傳下來的虛妄的行為。

這些,因為信靠耶穌、因著耶穌的寶血、因著聖靈的重生、因著上帝的揀選、因著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,讓我們在成聖的過程中逐漸逐漸能脫去這些邪惡,這脫去的辦法,還是要上帝的道、上帝的話。

惟上帝的道使人得救、成長

彼得前書1:22,「你們既因順從真理,潔淨了自己的心」,1:23,「你們蒙了重生,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,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,是藉著神活潑常存的道。」還有1:25,「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」,真理、道,以及福音,指的是一樣的東西,就是上帝的話。而上帝的話最重要的不是在講聖經,是在講聖經所見證的耶穌基督。你天天在讀上帝的話,天天在讀聖經,甚至在研究聖經,甚至原文聖經,但你心裡沒有上帝的道,沒有更加的去信靠、讚美耶穌。你看聖經如果不是越看越信靠、認識、敬拜耶穌,那就像很多神學院裡所講的一堆學問而已。那些學問可能有價值,但如果那些學問所表現是卻是叫你偏離了耶穌,那就一點都沒有價值。

我們感謝主,神讓我天天都經驗到自己心中的苦毒還有很多,甚至生活上還常常把這種苦毒表現出來,因為我們還是有那種罪惡的本性,羅馬書第7章所講的那種痛苦,我們重生得救的新生命和舊生命還在不斷的互相掙扎,過去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模式還是常常佔據了我們,以致於我們跟配偶、身邊的人爭執就很多。但希望靠著主,在讀經禱告裡,能越來越能把那邪惡除去,美善的越來越多呈現出來。

幾個見證分享

分享幾個見證。我每次出去講道,神都給我些美好的經歷,其實在台灣也一樣。如果你信靠上帝,在平常生活中是充滿了美善的,如果你不信靠上帝,即使在最舒服的地方、修道院、神學院、皇宮,都有很多邪惡、偽善、假善、嫉妒。

我這次去美國,去探視一個關在重刑犯監獄的弟兄,雖我在台灣也去監獄佈道過,但這次看到的印象非常好。我們一行七、八人,要帶菜去,每個人準備一個犯人的菜,當然也要帶點錢,我們買了食物跟他們一起吃中飯。

進去當然要搜身,過了第二道門就看到很高的鐵絲網牆。那裡的獄卒、警衛有男有女,對我們、對犯人都很客氣,我覺得他們彼此很尊重。那些犯人就在我們旁邊,都是重刑犯,很多是黑人。我旁邊的那黑人是父母、妻子帶著嬰兒來看他,我也抱他們的嬰兒玩,彼此都很客氣。我們所探望的這幾個華人大概都是因為綁架、勒索、強姦而入獄。

我談的這位弟兄是福建人,已經關了十幾年,還要關廿幾年,現在五十幾歲,大概不會出去了,他當然是作了很邪惡的事情,就是綁架人蛇集團的俘虜。他跟我講他信主的事,他是去年受洗的,他說他有個心願就是他的媽媽還沒信耶穌,他希望有人去傳福音給她,我有認識的人在福州,就答應會找人去跟他媽媽傳福音。我也很感謝主,跟我一起去的人有個台語長老會的老先生,對中國人都很不喜歡的,但他還每個月去那裡跟中國人傳福音。各位,這都是盼望,這你在政治、其他地方看不到的盼望,只有在福音裡有盼望。

另一個見證是我到紐約帶一個營會,有位弟兄開車載我,也載一位老婦人,她不識字,在河南受盡痛苦。在中國,這種人叫做「狗仔」,永遠被人欺負。她辛苦栽培三個小孩讀書、工作、出國、結婚生子,一直到兒子有小孩,夫妻都要上班,就接媽媽來照顧孫子。她說她先從河南坐火車到上海,再坐飛機。她兒子在鳳凰城,飛到洛杉磯接她。我都不知道她怎麼上飛機的。她不認識字,中文都不會說,同機有個留學生幫忙她,她跟她兒子差不多是廿年第一次見面。我問她哭了沒有?她說:「沒有,我這一輩子眼淚已經流乾了,太多的委屈和不幸」。我又在想,我講道她聽得懂嗎?那些都是大學教授。她說她聽得懂。送我的那位弟兄去年就帶她去營會,她去年就決志了,因為聽到這世界上有個神愛她,非常願意信。但她一年沒有什麼長進,因為不識字,不能看讀聖經,不能讀任何屬靈書籍。這位弟兄今年在營會裡買了一本「聽音聖經」,不識字起碼能聽中國話。

我到加拿大住在一個很有錢的弟兄家,他說他以前在大陸的工作是物理老師,改革開放以後就去作股票買賣、期貨買賣,以及併購,越賺越多,有空時也去澳門賭一賭。後來他移民,他跟我說:「康牧師,我這行的人就是幾種下場,要不就是在監獄裡,玩股票玩得這麼大,引誘一定很多的。要不就是在討飯,因為玩到最後就玩爆了。有極少數發財的,但妻離子散,因為一定有包二奶、三奶的。所以我現在跟我太太小孩在一起,非常幸福。」他也在學習上帝的話,他們家真的很幸福快樂。兒子十一、二歲很可愛,這種有錢人的小孩通常很驕傲,但他沒有,跟我好親切。還跟我說上禮拜去賽跑,旁邊人摔倒了,他還去扶他,結果失掉了本來的第一名,他很為他兒子高興。

最後一個,我去的那教會有短宣隊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,我才知道在杜拜那邊工作的人多辛苦,在攝氏四、五十度大太陽下,每天都曬脫一層皮。那些人也是從中國鄉下去那邊的,沒日沒夜的工作,出發前,口頭跟你講一個月有九千人民幣,結果一個月只拿到三千人民幣,杜拜那些大樓,大概都是我們華工建的,他們簡直生不如死,但就有人去傳福音。

這些人,監獄裡的人,不認識字的人,有錢的人,做苦工的人,各樣遭遇的人,我們心裡都有一些苦毒,我們都有惡毒、詭詐、假善、嫉妒、毀謗,但我們感謝主,上帝的恩典、揀選,藉著耶穌基督的救恩、聖靈的工作、祂的話,讓我們成長。


 
文字PDF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講道MP3: 
發佈者來自/108.30.153.208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     修改     回信息列表
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