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tle

講道系列

標題 / 120526 耳與舌        編號 /  726
發佈者 /  康來昌       發佈時間 /  Sun Jul 8 03:50:21 2018
文字PDF /      講道MP3 / 

耳與舌



舌頭能傷人

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驗,我們常常經歷「言語的傷人」。詩篇42:10,「我的敵人辱罵我,好像打碎我的骨頭,不住地對我說:你的神在哪裡呢?」詩篇52:2,「你的舌頭邪惡詭詐,好像剃頭刀,快利傷人。」羅馬書3:13,「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」,意思是說人所講出來的話可以讓人掉到死亡裡去,「他們用舌頭弄詭詐,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」,講出來的話會毒死人的。可能更有名的是雅各書3:6、8,說舌頭是個火,這火能把我們全身都弄髒,能從地獄裡把我們的生命燒掉。雅各說,人能制伏各樣東西,但我們沒有辦法制伏我們的舌頭,這舌頭是「是不止息的惡物,滿了害死人的毒氣」。

舌頭很會傷人。當然也知道舌頭也能幫助人,包括箴言裡溫柔的對應、講話合宜,像金蘋果放在銀網子裡。稍廣一點,不只是語言,包括文字,在網上可以有非常大的力量,而且好像不是正面,就是負面。你說,「有的話既不造就人,也不傷人」,對不起,那就是負面的。像有時你在網上、手機上講了十個鐘頭,沒傷一個人,但也覺得好累,很浪費你的生命。也就是語言要不就是造就人、對人有幫助,要不就是負面的。這我們都經驗得到。

也不只是人和人之間的對話,包括一部電影、小說裡所表達出的力量也很強大,造就人、敗壞人都可以。這是因為話語或文字是三位一體的第二位。

「太初有『道』」,這「道」可以翻成文字、話語、邏輯,最基本的,它是一種能力,是創造世界、托住萬有、管理萬有、審判萬有,甚至成為肉身來拯救我們的,是我們敬拜的上帝。

但當我們人照著上帝的形像造,有這種話語的能力管理萬有。但因為我們沒有聽上帝的話,聽了魔鬼的話,我們那墮落的力量也非常大。

在大衛的詩裡,包括主耶穌也引了這些舊約所講的話,來表達法利賽人、祂的兄弟,還有其他人對祂的傷害。那些話的厲害,有時候強烈到可以把人的骨頭打碎,好像剃頭刀能傷人,像火把人燒爛了。

我們人按著神的形像造的,墮落起來像地獄之子,真的很可悲,說出的話可以非常傷人。有時人的一句話可以叫人氣得不得了,甚至自殺。

善意的舌頭也能傷人

聖經講得很真實。包括約伯記有很多可討論的。約伯是個非常好的人,他遭到很大的患難,他三個最好朋友來安慰他。三個朋友裡至少有個以利法是以智慧出名。各位,這四個人都是好人,都是相愛、敬畏上帝的、有智慧、有感情的。尤其當有人傷痛時,能相聚在一起,不一定能安慰他多少,但也是很好的事,起碼常常可以把距離拉近一點,如果有仇恨也可以化解一點。

約伯受這麼大的苦,他的三個朋友為他痛苦得說不出話,七天七夜講不出話來,而一講出話來,就大家吵得死去活來。約伯因為在痛苦當中,也包括他很敏感。約伯說:「你們講這些話叫我很煩,我受不了你們講的話。」他的朋友後來說:「你講這些褻瀆上帝的話要到幾時呢」?

這又跟我們有點像了,因為在教會裡也有時候我們去安慰人、幫助人,或如果不熟、不相愛的還好,一熟、一相愛、一成為同工,講出來的話會更傷。

約伯跟他的朋友後來就吵起來。約伯罵上帝,他的朋友罵約伯,約伯通通都罵。不過看到最後也很奇怪,就是上帝說約伯講得不錯,比他朋友講得還好。我不知道他朋友聽了以後會不會更火大。

我今天講我們的舌頭,我不提那些我們熟悉的惡意傷人的部分。就像我們有時即使是真話,就好像你說一個女孩子很胖,那可能很傷人。當然你講假話可能也傷人,你對一個胖的人說你好苗條,也很傷人。我們的舌頭、話語實在是有很大傷害能力。

這裡面不是說你好意就好,約伯和他三個朋友都是好意,但說話卻彼此傷害得很厲害。這些在教會裡也很多,尤其是有病的、傷痛的、失業的,你去安慰、鼓勵,最後吵起來了。

因此我們講任何事,最基本的重點實在不在話語、舌頭和耳朵,重點在我們的心。我今天講這個不是要訓練你怎麼講話、怎麼勒住舌頭、怎麼聽話,我講的重點在我們的心要良善,而心的良善不是我們自己可以良善,是需要信靠上帝,順著聖靈而行。

剛才說約伯和他三個朋友都很善良,為你好,但他不要理你還比較好一點。這就好像媽媽好言相勸,但你受不了媽媽為你的好。夫妻之間也是這樣,「煩哪」。然後就受傷了。

約伯那情形我在很多人家(包括我自己身上)都看到,有時候我們真的是想為他好,結果那好心好意產生的衝突傷害,常常更大。詩篇裡有這樣的話,「如果是我的仇敵這樣對我,我可以忍受,不料是你,是我知己的朋友,是我的家人、丈夫、妻子、父母、兒女」。

當然,答案都有,人的惡和人的善都不足以成事,都可以敗事有餘,成事不足,即使是善意也不足(包括母親的愛)。我們每個人的愛(包括話語)要造就人,真需要上帝。我們需要歸向主、需要多聽主的話、需要讓聖靈充滿我們,多結出聖靈的果子。

「惡言惡語」我不多講,但也提出一點,包括惡意的中傷、毀謗,說話很毒的要傷害你,或說幾句諷刺的話,或是好意,但因為你太強勢,人家受不了。或也不是好意,也不是強勢,有時就是我們的心理不平衡,受不了你來關心我,你不關心我我也受不了,到最後,不知道怎麼面對人,怎麼面對自己,甚至想死。

各位,人是很矛盾的。人的罪惡和可悲都在這些事上顯出來。我們的痛苦和艱難,如果神不保守我,我下一秒鐘都可能因著一些人的話語,甚至沒有人的話語而受影響。

我們的話語傷人裡還有一個,就是性的騷擾。箴言7:5說求神保守我們遠離淫婦,就是說諂媚話的外女。外女就是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,我覺得這樣解釋比較好。我們人的軟弱是這麼強烈,女人(或男人)的稱讚如果很到位,略有點顏色的一個稱讚的笑話(甚至眼神),可以讓人很快的犯淫亂。聖經裡這樣的例子也很多,我們生活中更是太多。言語能把最聖潔的聖徒所有防線立刻崩潰,求神憐憫我們。

今天講舌頭、傷人的話,不管是惡意或善意,包括善意的對一個女孩講幾句稱讚的話,很容易變成挑逗的話。那我們怎麼辦?你說:「就不聽啊」,但有時不能免。例如你在一個公司的客服部、投訴部,都是很火大來罵人的,氣都出在你身上」。包括區公所、教會裡,我們也會遇到很不友善的人。又或者是你家人,父母、配偶、小孩的惡言惡語,這都是我們沒辦法避免的。只有求主幫助我們。

耳朵對傷人的話要遲鈍

對這些,我們基督徒求主讓我們的耳朵有個美好的功能,聽得進去好的、正確的話,不會被傷人的話傷到,這就是屬靈上我們能有個健康的遲鈍。遲鈍就相對於過敏。有人春天會對花粉過敏,非常痛苦,這可能都是罪的結果。但希望我們的靈性對一些不能避免的傷害不要有很多過敏,就是神經大條一點,遲鈍一點。這我們需要求神憐憫恩待。

有時候惡人有這樣的情形,大衛的詩裡說過,惡人有時像耳朵聾的虺蛇。它會傷人,但別人傷不了它,你用什麼咒語它都聽不進去。我希望我們基督徒能有這本領,當然不要傷人,也不要被惡人的話傷到。

這都需要聖靈、神的話在我們裡面,常常養成一個背十字架、相信上帝慈愛、相信上帝掌管的心。這很困難,但靠著主的恩典,求主幫助我們能像銅牆鐵壁,不會被傷害。

我是個很容易受傷,很容易把人的話記在心裡,五十年不忘,沒事就拿出來看看。而康師母就有這本領,她很容易忘記這些事情,這是很智慧的,感謝主。

耳朵對上帝的話要敏感

求主幫助我們的耳朵能對上帝的話深入,對傷人的話不要聽進去。怎麼做?如果我們多把上帝聖潔、良善的話放在心裡,使我們裡面充滿的是美好、健康的,那些惡毒的東西就比較不會進來。

何西阿書5:1,「眾祭司啊,要聽我的話!以色列家啊,要留心聽!王家啊,要側耳而聽!」上帝講的話對我們都是好的,不管是責備的、警告的、審判的、安慰的、鼓勵的,不管是福音或律法,讓我們能聽,讓我們心中充滿了神的話,有信心,神的話跟神的靈一起在我們心中,使我們成熟長大並堅固,讓那些惡毒的話(包括魔鬼的話,包括魔鬼藉著蛇在伊甸園所說的話)我們能夠厭惡、遠離,實在不能防止時我們能用上帝的話、對上帝的信心、在我們裡面的堅固而得勝。因為我們心裡有主的話,使那些邪惡的話對我們不產生什麼作用。雖然我們不能找到一個防毒軟體刪掉這些壞東西,但可以(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)讓上帝慈愛、聖潔、善良的話常充滿我的心。

前幾天報上有個新聞,有些警察因為要去看哪些色情網站是錯誤的,看得他們累死了。我不知道非看色情光碟,然後還很聖潔?我覺得不可能。人沒有這種能力去抗拒這些。邪惡的東西和美善的東西都不可能不發生作用,一定會發生作用,你只可能藉著從上帝那裡來的美善,使你不去接觸那些邪惡以至於不受它影響。

在教會裡我也會接觸到邪惡的事。有一天,我聽到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媽媽訴苦,自己向女兒下跪。我經驗多一點時就知道聽話不能只聽片面之詞,我聽那女兒講,知道有可能這媽媽真是有很多錯誤,以致於女兒會被激怒。又比方如果一個父親輪暴女兒成性,有一天父親向女兒下跪,你就不覺得女兒有什麼不對。

我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聽話要聽得完整,如果你真是個屬靈成熟的人,不會聽到一個話馬上就信,「愚蒙人是話都信;通達人步步謹慎」(箴14:15),明達人要能分辨,這不是一天的事情,這都需要長期求主幫助讓我們成熟長大,以至於碰到邪惡(包括邪惡的言語)時能用善良來回應。但果我們敬虔、愛主、學習操練,就可以慢慢成熟一點。在聽到邪惡的事或言語時,不會那麼快就有個血氣的反應。

現在社會上,尤其政治上兩黨之間的彼此相罵,說來就像小孩子一樣,很幼稚,你說一句邪惡的話,我也要說一句,你說一句傷人的話,我的嘴比你更毒。這都是基督徒要避免的。

剛才講的那位媽媽來向我投訴女兒。那女兒大概也在照顧媽媽的事上真是累死了,完全沒有自己,為了媽媽犧牲了自己的學業,單身,打工撫養父母,也不是不孝順的。你我都知道有時候長期的疲倦到最後就會暴怒,但她又不能不管父母,也很值得同情。那要怎麼辦?

辦法都不是馬上就有,我們求神讓我們不斷的、長期的能聽主的話、主的律法、主的福音、主安慰、鼓勵、拯救、責備的話,這包括自己的讀經、禱告、聽道,也包括求聖靈讓我們在聽這些話時能明白、能有力量。

箴言17:10,「一句責備話深入聰明人的心,強如責打愚昧人一百下。」我們在講惡劣的舌頭希望不要傷到我們,希望神給我們一個好的耳朵。我們沒有辦法關住耳朵不聽惡言惡語,但你要勝過這些,甚至以善勝惡,當那惡臨到時產生更多的美善。你看,患難可以產生忍耐,患難也可以產生苦毒。一個人有主的話、有主的聖靈,也願意學習操練,上帝的話、上帝的靈就幫助我們結出果子。有時這些果子就是在邪惡的環境中結出來的。

我們教會有作社工的弟兄姊妹,我覺得他們好了不起,因為工作的對象很難,但他們還是平安喜樂,可以睡得著覺。我們作牧師的也是一樣,如果再不靠主,都會得神經病。邪惡是很多,但因為我們裡面的上帝,這些邪惡可以讓你更美好,你也可以非常喜樂。求主讓我們多聽祂。

也看到聖經裡常常人對主的話不肯聽,耶利米書6:10,「現在我可以向誰說話作見證,使他們聽呢?他們的耳朵未受割禮,不能聽見。看哪,耶和華的話他們以為羞辱,不以為喜悅。」這是我們每個人(包括我)需要學習的。從人墮落後,上帝的話就像中國人說的「忠言逆耳」,我們就聽不進上帝的話。為什麼那麼多詐騙集團、色情騙子能成功?因為我們喜歡聽那些話。連墮落前夏娃最後都決定蛇的話比上帝的話好。墮落後,若沒有聖靈極大的恩典和慈愛,使我們重生得救,能聽上帝的話,而且繼續在每分每秒每件事上幫助我們,我們始終是不想聽的;包括我現在,主的話、十字架道理我們不想聽。

聖經裡,像造成國家分裂的羅波安,就是他喜歡聽順耳的話。「我要怎麼跟那些百姓講?」老臣的建議他覺得不夠爽,少年人的建議他就聽得進去:「讓他們怕你」。

各位,現在的文化也常常這樣講。我今天收到一封信,一個很痛苦的年輕人,他說,「人家都說我這不對、那不對」,我猜這都是真的,但他就像個憤怒、寂寞的青年人,跟人在一起又生氣,因為別人講話你總是不爽,一個人又很寂寞。他說:「難道我不能有一點感覺權嗎?我感覺不好,我沒有權力講出來嗎」?現在人動不動就說,「我有肖像權、感覺權,這個權、那個權」,意思就是你不要冒犯我。各位,結果是怎麼樣?這種一天到晚把自己的權掛在口上,到最後很容易自殺或有憂鬱症,因為每個人都怕他、都討厭他、都不理他。

我覺得這是每個罪人的情形。我們的自大、狂妄跟自卑、絕望是連在一起,上帝不是我們的主,我們要任意妄為、任意而行,包括要聽魔鬼的話讓我們被稱讚、很爽,到最後就是身敗名裂很痛苦。

羅波安就是要聽爽的話,夏娃就是要聽爽的話,「你吃了就跟上帝一樣」。我們很喜歡聽那些明知道是錯誤的話。有一個約雅敬王,聽到上帝的話,就把上帝的話用刀切開燒掉。在耶利米書,有一個以色列領袖,聽到上帝的話跟他心裡所想得不一樣,他就對耶利米說,「你說謊」。就像我們都很喜歡一種比實際重量要輕十公斤的磅秤,那就是說謊的磅秤。

我們從墮落以後就不喜歡聽真理,不喜歡聽事實,尤其不喜歡聽那最基本的事實:上帝是我們的主,我們是祂的僕人;我們不能自己作主,要聽上帝的話。各位,能聽上帝的話,是蒙祝福的。即使當我們因為不聽上帝的話,有許多咒詛、刑罰臨到,任何一個時候我們還是願意接受上帝的刑罰,承認自己是應當受刑罰,那仍然是祝福,就像十字架旁邊的強盜一樣說,「我所受的是應當」,這就是個蒙恩的人,就剎那間從地獄到天堂。

約西亞王聽到神的話說,「人如果一直在得罪上帝,上帝最後會用最強烈的手段來刑罰他」,他就把衣服撕裂說:「我們完了,去問一下先知,我們現在該怎麼辦」。這就是一個屬神的人,上帝的話臨到,他能夠聽。

剛才講了很多,求神讓我們的耳朵能聽、多聽神的話。因為聽神的話,使邪惡的話不在我們心裡產生負面作用,甚至對邪惡能夠有更積極正面的作用。包括剛才講的那老媽媽哭訴她很苦,我能真的相信上帝,為她禱告,也為她女兒禱告。也許神再給我一些智慧,能想出一些什麼辦法,但是這在平常多聽上帝話的人的心裡,當別人有些苦毒的話時我的反應能夠好一點,那就是下面這部分:

舌頭的屬靈的操練:

 耳朵先聽神的話

如果我們的嘴唇、舌頭要說出好話,一定要先聽神的話。你沒有進,怎麼能出?你吃什麼,就是什麼樣的人(You are what you eat. You are what you hear. You are what you say.)。吃可以吃出健康,也可以吃出肥胖、高血壓。屬靈的事更是,你多領受上帝,就能多有靈裡的健壯。當然,你有了上帝的話,還需要操練,而且這操練完全需要依靠神。

 勒住舌頭出惡言

詩篇34:13,「禁止舌頭不出惡言,嘴唇不說詭詐的話。」詩篇39:1,「我要謹慎我的言行,免得我舌頭犯罪;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,我要用嚼環勒住我的口。」這可能是一步,這一步不一定很好,但最起碼可以不要更壞,就是勒住舌頭。而且不僅是勒住舌頭,也是不要點燃。

我前陣子有過這經驗,我收到一封mail,非常憤怒。那寫信來的人我認為他完全錯了,就回了一封信,等於是絕交的信,「我已經講這麼多了你們還不聽,還要這樣,我就不再去你們那裡了」,然後引出一大堆聖經責備他們的錯誤。我想我講得沒有錯,是根據聖經的話。我在寫罵人的話寫得很快,靈思泉湧,不像小時候寫作文時咬半天筆桿寫不出來,也知道聖經經文在哪裡,十分鐘寫完就發出去。我覺得我講得是對的,但還是被神提醒,這是在盛怒之下寫的,慢一點,就算對,慢一點,再看幾遍再說。

我們中國也有這個,一個人判了死刑定讞,到執行之間要有卅天,不可以立刻執行。西方也有,所以不管是不是基督教都還有的智慧。因為這卅天如果真的又出現了什麼證據,證明他是無辜的,就不會無辜的被處死。人死不能復生,所以對處死要謹慎又謹慎。

而豈止是人死了不能復生?嘴說出來的話也是收不回來,覆水難收,所以要謹慎。尤其是在盛怒之下說出來的話,謹慎一點。中外歷史上都有很多,皇帝在盛怒下說:「給我把那人怎樣」,大臣故意把它壓下來。當然也是很大膽,因為他知道這是皇帝發脾氣時所說的話,以後說不定會後悔。

大衛在這裡說,我看到惡人在我面前時,要勒住我的舌頭。39:3,「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。我默想的時候,火就燒起,我便用舌頭說話。」我們大概都有這樣經驗,在家裡可能最多,忍、忍、忍,忍到最後爆出來,所有難聽、惡毒話都說出來,前功盡棄。

各位,當看到很多作惡的會心懷不平,這也是對的。我們不喜歡惡人,不應該容忍作惡。但是,的確有時候你要等一下。

當然有時候,我們心裡的念頭很慢,就像:「我從今天開始要好好讀聖經」,可能廿年以後才開始實行。而有的快得不得了,像大衛看到拔示巴洗澡,到跟她通姦,可能不到十分鐘。有時上帝設下很多攔阻,有時沒有那攔阻,有時甚至魔鬼還幫你開很多路,像約瑟被他主人的妻子引誘。我覺得約瑟能夠勝過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,本來一個男人要抗拒女人引誘就很難,女人抗拒男人引誘好像容易得多,但因為約瑟心裡有主。

我也看過有些聖徒的禱告:「求主的管教在我心裡深一點,使我下一次碰到試探時記得」。大衛後來沒有再犯淫亂,因為他想到他那一次,後來死了幾個兒子,全國大亂。

 舌頭說合宜的話

有時候我們必須求上帝的話,不僅是把安慰、鼓勵、醫治的話放在我們心裡,使我們在疲倦灰心時有力量,也把那警告的作為和話放在我們心裡,使我們在要犯罪時能被警惕一下:「使不得,那太痛苦了」。

求神幫助我們:第一個,我們的耳朵能不被罪惡的話語轄制,而多聽到上帝善良的話。第二個,求神讓我們的嘴即使說不出善良的話,常常能夠勒住,不要出惡言惡語。但純粹只是勒住,那是沒有用的,如果就是勒住,甚至把舌頭砍掉,結果是你很快就有內傷而死,或胃潰瘍、高血壓,因為你的憤怒其實都還在那裡。但能夠勒住、能夠操練少講一點也是好的。第三個,最重要的我們求主讓我們因為聽主的話,生命被改變,重生得救,心裡良善,結出果子來。或許在不斷的操練中,我們也能講出上帝的話來。「一句話說得合宜,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」(箴25:11)這都是操練。金蘋果要結出來,可能十年、廿年才有一顆,但也可以在我們願意順服主時,一秒鐘就結出來。要信靠順服上帝,多把祂的話放在心裡,多順著聖靈而行,走十字架的路。

禱告:天父,求主同在,恩待我們,讓我們的舌頭能說出你奇妙的恩典慈愛,我們的舌頭因著我們身心靈都順聖靈而行、順著聖靈撒種,常常領受、聆聽、遵行你的話,我們的舌頭、生命能成為一篇頌讚上帝的詩,很美善,在罪惡的世界裡我們好像明光照耀。奉耶穌的名禱告,阿們。

 
文字PDF /      講道MP3 / 
發佈者來自/71.167.46.205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     修改     回信息列表


回首頁